大学上了一个礼拜课了 现在盘腿坐在寝室椅子的坐垫上 坐垫里面是一团团烂棉花 准备随便写写这个任何地方都让我觉得很新奇的校园和住宿生活了 最近每当一个人走路 洗澡 在图书馆在上课发呆的时候 尤其多的小想法就会从头脑中接连蹦出 短短的安静的时光真让人愉快 但是想多了就没脑子 容易落东西 容易把洗面奶抹头上 这点真让人不好受 想讲讲第一次为班委选举而开的班会 竞选的人大概十几个 我当然没有参加 一个室友参加了竞选团支书 她是那种踏踏实实的穿着朴素的姑娘 没有化妆没有发型之类的 除了踏实其它都和我差不多哈哈 她没有当选 而且票数很低 她在演讲的时候 我就不敢看她 因为莫名地为她感到尴尬 以一名听众而言 她不是我想看到的演讲者 我不会投她的票 但是她缺少了什么呢 或者说 作为一名合格的演讲者 在这个班级在这个校园 如何博得听众的喜欢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我的观察如下:1.特别有实力者 能有过往经历和奖项来impress别人的 就像开学典礼上学生会会长发言 本身这个身份和女孩子还不差的相貌已经足以让昏昏欲睡的人暂时提起精神了 她提到的有两点让我现在还记得 一个是知乎上的一个关于学校的问答 这让我想起来“上政不好但也没那么差”的一句话 还有一个是她虽然忙于学生会工作 但是还是拿了三年的奖学金 还有竞选学习委员的一位同学是浦东新区的区三好学生 2.长的好看的 有鲜明的个性 3.幽默 但对于我在校园听到的大部分引得听众一笑的人 他们做到的只是搞笑而不是幽默 甚至有的很低俗让人反感 竞选人员中有位来自辽宁的男生 有着独特的口音 加上刘海和圆眼镜 显得有些可爱 大家笑他 大家也记住了他 还有位竞选心理委员的同学 从头不正经到尾“我来竞选这个职位就是因为——假的”“我在高中帮助过几个想要轻身的人”“这也是假的”“有什么意见和我说 反正我也不会改的” 近来在班群里关注了一下这个名字的出现 总是带着让人莫名的自嘲或嘲笑他人 这是这个校园中第一个让我反感的人 但是他却得了十票 有十个人支持他 所以大家眼中的期许到底是怎样的呢 疑惑 4.有吸引人/震惊人的名词或者观点 记得hqy初中的各种演讲就是观点先让你一惊 因为在她之前我从来没那么想过 然后还有大量信息的演讲 比如从一个冷的话题切入 崇敬感会油然而生 因为我也从来没想过这件事 啊刚刚寝室在放一些英文歌 已经好久没听那些啦 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喜欢后摇喜欢二胡长笛排箫这种名族乐呢 越来越觉得我从来不仔细听歌词看歌词得听音乐这么多年 都是靠着旋律靠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的那种?分辨自己喜欢的歌的 再说说英语老师 他算是所有老师中比较独特的一位了 他很早到教室 他喜欢和我们聊天 聊东聊西 给我们介绍他教的留学生们 这点像极了新东方遇到的John King 不过他的言语还挺激烈 对于美国对于gay 嗯 最近在看家春秋 婚姻自由和大家庭是那时的围墙 现在这堵墙大至快被推翻了一半了 然而还有很高的墙在前面吧 “他又一次夸张地感到自己的道德力量超过了这个快要崩溃的大家庭。热情鼓舞着他,他觉得自己的心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激动过。”“当事人反而做了不能过问的傀儡。而且从前做过傀儡的人如今又来使别人做傀儡了。从来是这样,以后也将永远是这样。” 这本书看了很久 每一个人物的凋零都是那样凄凉 凄凉 有一次室友问到你想怎样度过你的大学生活?这个问题真好 因为我还没想过 我用了半分钟不到的时间思考了一下 告诉她 大致是这样 “我想用这时间多看点东西多想点东西充实一下自己 我不想参加学生会 那是我不喜欢的事情 。” 学生会我到现在都不了解 因为宣讲会的时候我溜了 我没给自己面试机会 也因为考试没有自我介绍 这个新学期真的过得真无忧无虑 真开心啊 现在有个好习惯 就是在别人面试演讲的时候我会想想如果是我我会怎么说 基本上能在心中讲一遍 哦对我还很擅长在心中骂人 当然不是用一遍粗话的那种骂人 今天还留在学校没有回家 因为明天有插班生的试听课 三家插班生机构间的竞争让我对它们都没有好感 明天的试听课 三小时一节 似乎又不讲正题只讲规划 难道又是担心对方机构派人来偷听 震惊啦 总之很有可能我不会报班 我可能会选择自学 可能会学到一半累了不学了 但总之 无论如何 请鼓励我走这条路 加上自学 几率低的不能再低 但请鼓励我 我希望我能坚持下去 另外 感觉英语之于来自五湖四海的小伙伴们没有什么优势啊 真的都很厉害啊 法理和知产总论总感觉串不起来知识点还有没脑子这件事情 一周内丢了伞丢了校园卡 因为下雨鞋子湿嗒嗒穿了一天拖鞋满教学楼图书馆的跑 就不怕丢人 干些异于常人的事情的时候就会想起黄金时代里的王二 看完书一段时间了 最近却越来越喜欢这个人物 其实干怪事的时候感觉还挺好的 特别自由最后再说说那些让人昏昏欲睡的讲座领导人发言 真社会啊 做口译题的时候觉得这种官话还离得我很远 没想到这么快 我对这样的话有一种不适感 轻则起鸡皮疙瘩 重则头晕一下午 真希望能够离这样的场合远一点再远一点啊 我甚至不想谈政治 那些让我头大 我不能理解每一句话的意义 我只想过好我几十年的一生 我只想吃好玩好开开心心 我不想忧国忧民 不想谈论十九大的变动 这好像又不是法学生应有的想法 但我就是这样的不合格的公民 有时候甚至希望理科能出色一点 这样也许以后就能从事与器械而不是人为伴的工作啦 不过 都很复杂啊 哎哎 从小学开始就很喜欢完成抄写描写的作业 很轻松 这可能注定我以后的去向 其实就像无印的工作 也挺好的 哈哈 叠叠叠嗯 下雨的时候 有时候还觉得这个学校确实挺美的